SEO

配资头条www.awfi.cn

网站宗旨
ISM制造业PMI的新订单分项指标与美国商务部每月公布的耐用品新增订单数据正向联动明显。制造业PMI的就业分项指标与制造业部门的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走势较为一致且披露时间较早,是
  • 庞溟:七个步骤,读懂美国PMI数据

    发布时间:2020-04-27   分类:壹好配资门户网www.bpon.cn

    ISM制造业PMI的新订单分项指标与美国商务部每月公布的耐用品新增订单数据正向联动明显。制造业PMI的就业分项指标与制造业部门的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走势较为一致且披露时间较早,是预测非农数据的重要前瞻性指标。PMI的价格分项指标与美国的生产者价格指数(Producer Price Index, PPI)有正向联动趋势并有一定的领先态势。PMI的库存分项指标相对美国商务部每月月中公布的全美商业库存数据也具有一定的领先关系。

    按照ISM的介绍,ISM制造业PMI突破42.8%一段时间后,表示美国经济或GDP正在扩张;反之,ISM制造业PMI跌破42.8%一段时间后,表示美国经济或GDP正在收缩。

    1、IHS Markit的PMI给包含更多前瞻性信息的新订单和生产分项指标赋予更高的权重,对交付和库存分项则给予相对较低的权重;ISM的PMI则对5大分项指标进行等权重计算。

    7、美国市场投资者相对更为关注ISM的PMI数据,这是因为ISM数据的时间序列更长,美国市场对其相对更为熟悉、更为依赖。同时,ISM制造业PMI与工业总体产出指数、工业总产值等指标的相关系数要大于IHS Markit制造业PMI与这些变量的相关系数;不过,IHS Markit制造业PMI与工业产能利用率和用电量的相关系数,则大于ISM制造业PMI与这些指标的相关系数。

    ISM发放的非制造业PMI调查问卷同样覆盖了10个分项指标。与制造业分项指标不同的是,非制造业分项指标用“企业商务活动”(服务业企业活动水平)指标代替了“生产”(制造业企业产量)指标,其“价格”指标以购买产成品和服务为基础而非以原材料成本为基础,其“出口”指标以销售金融、咨询、娱乐、会计等服务给外国企业和个人为基础而非以装运货物到境外为基础。季节调整因素只适用于企业商务活动、新订单、就业和价格等4个分项指标。由于非制造业没有基于权重计算的合成指数,按照国际惯例通常用商务活动指数反映非制造业经济发展的总体变化情况。

    庞溟/文采购经理指数(Purchasing Managers' Index,PMI)是一套通过对企业采购经理的月度调查结果统计汇总、编制、发布的指数,是涵盖了企业采购、生产、流通等各个环节的综合性经济监测指标体系,包括制造业和非制造业领域,是国际上通用的监测、预测、预警宏观经济走势的先行性指标之一,被新闻媒体、学术研究和政策制定广泛引用。

    ISM的制造业PMI覆盖依据北美行业分类体系(North American Industry Classification System,NAICS)划分的制造业18个子行业,包括:食品、饮料和烟草;纺织;服装,皮革及相关产品;木制品; 造纸;印刷及相关支持活动;石油和煤制品;化学产品;塑料橡胶制品;非金属矿产品;主要金属;金属制品;机械;电脑电子产品;电气设备,组件;运输设备;家具及相关产品;其他制造(如医疗设备和用品、珠宝、运动用品、玩具和办公用品等产品)。ISM还根据每个子行业在GDP中的比重对数据赋予相应权重。

    为控制疫情,美国各州均发布了不同形式的“居家”令或“就地庇护”命令,涉及到90%以上的美国人,直接导致PMI指数骤降的速度甚至超过了次贷危机带来的影响。

    在计算某一指标的扩散指数时,通常采取正向回答的企业样本数百分比加上回答不变的企业样本数百分比的一半,即:计算公式如下:DI=“增加”选项的百分比×1 “持平”选项的百分比×0.5。扩散指数具有先行指数的特性,可以很方便地显示变化的趋势及变化范围。

    1、结合荣枯线与衰退线进行分析

    各种PMI编制法均会选取经济意义重要、对景气敏感而且统计准确、方便、时效性好的不同分项指标,对其升降变化和扩散指数进行综合考察,避免过度依赖个别指标对未来的经济景气度做出判断而带来更多的预测误差。

    四、扩散指数法

    自1979年以来的四十年间,美国ISM制造业PMI一共有22次跌破荣枯线。但这只意味着美国经济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并不意味着必然引发经济衰退。

    PMI取值范围在0至100%之间,50%为扩张与收缩的临界点或曰荣枯分界线;高于50%,表示该行业或经济总体较上月处于扩张状态;低于50%,则表示该行业或经济总体较上月处于收缩状态。

    ISM每月还对约370家企业的采购经理进行非制造业PMI调查,涉及法律服务、娱乐、不动产、交通、保险、运输、银行、酒店住宿等17个子行业。

    笔者在本专栏《七个步骤,读懂美国劳动力市场数据》一文中曾提到,宏观经济数据互相之间存在广泛联系,某个经济数据往往兼具对某些数据的滞后性和对另外某些数据的领先性,所以应注重相互比对、勾稽、佐证。

    坐落于美国亚利桑那州滕比市的供应管理协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供应管理组织。其前身是美国采购经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urchasing Managers,NAPM)。在10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伴随着供应管理在美国公司的重要性不断上升,其侧重点从采购发展到供应管理,再到供应链管理。

    而在此次疫情中,美国的服务业——尤其是休闲娱乐行业——严重受挫。历史数据显示,当制造业和非制造业PMI收缩至荣枯分界线的50以下时,失业率的快速上升通常会令个人收入承压,也与个人支出下行、GDP增长放缓、经济步入衰退及公司盈利停滞等有关。由此可见,疫情一旦开始影响消费者和企业信心,广泛的开支削减及就业紧缩将不可避免地削弱美国的经济发展。

    ISM发放的制造业PMI调查问卷包含了下列10个分项指标:新订单(新增订货量)、生产(制造商产量)、就业(制造商雇佣的就业人数)、交付(供应商配送时间)、库存(制造商存货量)、制造商估计的顾客存货量、价格、在手订单、新出口订单(新增出口订货量)以及进口(制造商从其他国家购买进口材料的数量)。其中季节调整因素只适用于新订单、生产、就业、交付、库存、新出口订单以及进口等7个分项指标,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为逆指数,在合成制造业PMI时进行反向运算。ISM制造业综合PMI通过为前5个分项指标赋予一定权重计算得出:在2001年以前,计算权重为新订单(30%)、生产(25%)、就业(20%)、交付(15%)、库存(10%);在2001年后,5个指标采取20%的等权重。

    3、IHS Markit的PMI采用了特定的季节性调整方法,每月调整一次,因而更为平稳。

    具体到美国PMI数据来说,既要分析它们和工业总体产出指数、工业总产值、工业产能利用率等指标之间的关系,又要联系ISM芝加哥分会重点调研芝加哥地区制造业和非制造业企业经营活动公布的芝加哥PMI和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Conference Board)公布的领先经济指标指数(Index of Leading Economic Indicators, LEI)等进行判断。除此之外,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州制造业调查(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Empire State Manufacturing Survey, ESMS)、费城联邦储备银行的制造业指数(Federal Reserve Bank of Philadelphia Manufacturing Index)与商业展望调查(Business Outlook Survey)、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全国活动指数(Federal Reserve Bank of Chicago National Activity Index, CFNAI)以及堪萨斯联邦储备银行和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对各自地区进行的制造业活动调查,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我们通过比较两种美国PMI数据的异同,发现它们时有背离,但在大趋势上基本一致。ISM的PMI数据通常波动更剧烈、对经济更敏感、更多地反映跨国公司的经营状况和景气度;相对而言,IHS Markit的PMI数据走势更加平缓, 具有更好的跨国横向可比性。如果能结合荣枯线与衰退线进行分析,结合PMI及PMI各分项指标与其他宏观经济数据进行分析,并注意在极端情景下对PMI数据进行正确解读,则有助于更好地发挥PMI数据的宏观经济风向标作用,更好地评估与预测美国实际的宏观经济状况。

    6、IHS Markit规定其样本企业回复调查问卷时必须仅限于其美国业务范围,而ISM对其样本企业填写调查问卷时涉及的业务范围并无此类地域和关境限制。换言之,IHS Markit的美国制造业PMI较好地反映了美国制造业的景气情况,而ISM的美国制造业PMI则包括了美国企业在境外工厂和生产场所的景气度并由此部分反映了全球制造业的景气状况。

    5、IHS Markit的PMI样本企业的规模差异度更大。ISM的调查数据更多地反映大型企业的业务状况,而IHS Markit的样本中包含了更大比例的中小型企业。

    目前美国常用的PMI指数主要包括两大体系:由供应管理协会(The 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ISM)公布的PMI和同一体系内、由ISM芝加哥分会略为提前公布的芝加哥PMI,以及埃信华迈公司(IHS Markit)公布的PMI。本文将概述这两大指标体系的相似之处与区别,并初步介绍如何更好地发挥PMI数据的宏观经济风向标作用,更好地评估与预测美国实际的宏观经济状况。

    42.8%这一“衰退线”,是ISM基于历史数据提出的,并不时有所变动。可以说,当美国制造业PMI跌破衰退线,美国经济将大概率陷入衰退,而且经济衰退期与PMI跌破衰退线的时间较为同步;反之,当美国制造业PMI快速反弹至衰退线上时,美国经济基本上已开始衰退;等到制造业PMI回到50以上时,宏观经济和证券市场往往均已从底部企稳反弹一段时间,甚至已回补前期的下跌幅度。

    4、在极端情景下对PMI数据进行正确解读

    三、抽样样本

    上述第2、3项区别,导致ISM的PMI对经济的变化更为灵敏、波动性更大。但有时候也正是由于波动过于剧烈,出现大幅度偏离而失真;走势较为平缓的IHS Markit的PMI在一些关键转折点上反应较为钝化甚至滞后,但对经济趋势很少出现大的偏离。总体来看,ISM的PMI相比IHS Markit的PMI对经济动态的感知更为敏锐。

    8、IHS Markit的PMI数据具有更好的跨国横向可比性。IHS Markit的全球PMI调查向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约13,500家公司发送月度调查问卷,所覆盖的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合计占全球制造业增加值的98%,由于方案设计、调查方法和计算方法,各国家和地区的PMI数据有更好的可比性。

    PMI调查通常采用按规模大小成比例的概率抽样方法(Probability Proportional to Size,PPS),以制造业或非制造业行业大类为层,行业样本量按其增加值占全部制造业或非制造业增加值的比重分配,层内样本使用与企业主营业务收入成比例的概率抽取。

    IHS Markit公司会基于已收到的调查样本总回应数的85%至90%,在每月的23日左右发布当月关于美国、欧元区、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制造业、服务业和综合产出PMI初值(flash PMI);关于所有国家和地区的制造业与服务业PMI终值(final PMI),同样在每月的第一个工作日和第三个工作日进行公布。综合产出PMI指数(Composite Output PMI)由制造业生产指数(Manufacturing Output Index)与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Services Business Activity Index)加权求和而成,权数分别为制造业和非制造业占GDP的比重。

    七、如何用好美国PMI数据

    六、两种PMI指数体系的差异

    2、结合PMI各分项指标与其他宏观经济数据进行分析

    ISM每月以线上问卷方式向400多家商业调查委员会(Business Survey Committee)成员企业的采购主管开展关于制造业PMI的匿名调查。每次调查约耗时10分钟,采购主管根据自己对各个指标走势的主观看法进行填写。每年5月和12月的问卷调查中还会额外加入关于半年度经济预测报告(Semiannual Forecast reports)的调查内容,涉及对未来业务状况、发展趋势和预期的判断。

    2、IHS Markit的指标回复相对更偏客观。ISM的PMI通过询问企业的采购主管对于各个指标走势的主观看法汇总并加以处理得来。相比之下,IHS Markit的PMI则是采购经理基于本企业实际业务操作状况和数据进行作答。不过,采购主管对经济的直观感受有时会领先于实际数据的反映。

    3、结合PMI与其他宏观经济数据进行分析

    上述第4、5、6项区别,说明ISM的美国制造业PMI更多地反映了大型跨国制造业企业(larger multinationals)的景气度,而IHS Markit的美国制造业PMI则更多地反映了中小型制造业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

    各类PMI指数的编制基础都是扩散指数(diffusion index,DI)计算方法。扩散指数法通过各种经济领先指标的升降变化,来计算出指标的扩散指数水平,以此预测未来的经济景气。

    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下,4月23日公布的美国4月Markit服务业PMI初值为27.0%,创下历史新低,预估为31.5%,前值为39.8%;美国4月Markit制造业PMI初值为36.9%,为近12年来新低,预估为35.0%,前值为48.5%。

    (作者为经济学博士,华兴证券宏观与策略研究主管。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任职单位无关。)

    五、分项指标与权重

    ISM在每月第一个工作日更新上月的制造业PMI,并在第三个工作日更新上月的非制造业PMI。

    4、IHS Markit的PMI相对而言样本数量更大。以美国制造业PMI为例,ISM的样本量约为400家制造业企业,而IHS Markit的制造业样本大约覆盖了800家企业。与IHS Markit不同,ISM并不透露每期收到样本企业的应答比例。一般来说,较大的样本量有助于得到更为稳定、更不易失真的调查结果。

    通过参照和借鉴美国的PMI体系的方案设计、调查方法和计算方法,英国、德国、法国、日本、中国分别在1991年、1996年、1998年、2002年和2005年建立了自己的PMI体系。为了促进PMI的跨国可比性,英国金融市场数据公司Markit先后编制了超过40个国家和地区的PMI、欧元区PMI和全球PMI。我国读者熟悉的财新中国PMI也是与Markit合作的。2016年,Markit公司与美国信息与分析公司HIS合并组成多元化金融信息提供商埃信华迈公司(IHS Markit)。

    IHS Markit公司每月会对美国约800家制造业企业和约400家非制造业企业发放调查问卷,要求其采购经理根据本企业实际经营数据情况(factual information)进行回答。

    二、发布时间

    一、发布机构

    PMI取值范围在0至100%之间,50%为扩张与收缩的临界点或曰荣枯分界线;高于50%,表示该行业或经济总体较上月处于扩张状态;低于50%,则表示该行业或经济总体较上月处于收缩状态。

    ISM的制造业PMI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赫伯特·胡佛总统时代。面对大萧条,胡佛总统与NAPM接触,希望获取衡量与判断美国经济运行状况的可靠指标。NAPM从1931年开始对公司采购经理开展全国性调查,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四年中断外,这一调查延续至今。1998年6月,ISM开始发布非制造业PMI。

    美国白宫方面在4月16日宣布,将分阶段重启美国经济,开放社会生活,具体由各州州长依据本州情况自行做出决定。在重启经济、逐步复工复产的假设前提下,由于扩散指数法的局限性和PMI的环比性质,美国的PMI有可能在短期内重返荣枯线以上,但宏观经济依然面对较大的下行压力。对这样的PMI数据,必须有清醒认识和正确解读,建议参考中国国家统计局对2020年3月中国采购经理指数运行情况的说明:“3月份采购经理指数回升至临界点以上是2月份大幅下降后的反弹,更多反映的是一半以上的调查企业复工复产情况比上月有所改善,并不能代表我国经济运行已恢复正常水平。”

    IHS Markit的PMI分类指数与ISM的PMI体系大致相同。最大的区别在于,目前IHS Markit的制造业综合PMI为5个主要分项指标赋予的权重与ISM在2001年以前的做法相同,即:新订单(30%)、生产(25%)、就业(20%)、交付(15%)、库存(10%)。事实上,这也是中国国家统计局加权计算制造业PMI时采用的分项指标与权重。